新西兰意大利小镇 8 块钱卖房,已收全球各地百余份购


据报导,近日一艘悬挂斐济国旗的渔船产生刑事案,一位斐济船员涉嫌将另外一名船员砍头,致使别的6名船员跳船逃生,其中5人失联。 救生筏上是船员被发现 Photo: Rescue Coordination Ce 2021年5月20日,新西兰2021财政预算案正式发布。 房市,是财算案的关注焦点之一。 “Housing”一词,在财算案全文中呈现了181次;“Property”一词,呈现了26词;“House”一词,呈现了1

想在美丽的意大利小镇拥有一个家吗 ?

近日,意大利小镇奥洛拉伊以 1 欧元 ( 约合人民币 8 元 ) 的低价出售当地房产,沐浴在 " 托斯卡纳艳阳下 " 的梦想似乎变得近在咫尺。

奥洛拉伊位于地中海撒丁岛中部,四面群山环绕,迷宫般的小巷和传统的工匠技艺在这里留存至今。

在过去半个世纪中,小镇的年轻人纷纷迁往大城市,而新生人口又寥寥无几,小镇居民从 2250 人减少至 1300 人,大量房屋被废弃。

为了振兴小镇,当地政府购买了 200 处废弃的房产并低价出售。目前,小镇已收到百余份来自世界各地的购买申请,并成功出售 3 处房产。

不过,由于这些石头房子弃置多年、状况不佳,买家必须在 3 年内翻新房屋,所需费用约合 16 万人民币。

其实,意大利不止一个奥洛拉伊需要被拯救。

意大利环保协会 2016 年的一份报告显示,意大利有近 2500 个村庄是人烟稀少的 " 幽灵小镇 "。

尽管这些城镇在过去的几个世纪茁壮成长,成为意大利历史精髓和文化传统的缩影。

但进入 20 世纪以后,在贫穷、城市化、大规模移民和自然灾害的碰撞中,几近毁灭。

2008 年金融危机以后,意大利经济更是一蹶不振。2010 年至 2015 年,意大利经济萎缩了近 10%。

2015 年,意大利的公共债务占 GDP 的 135%,位于世界第三,仅次于日本和希腊,且自 2003 年以来增加了 20% 以上。

2016 年,意大利失业率为 11.4%,年轻人失业率高达 36.5%。

同年,一名无家可归者因从超市偷走了两份奶酪和一包香肠而被判盗窃罪。而在上诉之后,意大利最高法院推翻了这一裁定,称因为饥饿而偷走少量食物不算盗窃。

当地媒体的一篇评论称,意大利每天会新增 615 名穷人,法律应该考虑现实状况。

贫穷也让许多小镇走向消失。

中央政府除了象征性地推动旅游业发展,几乎无计可施。

因此,当地人只能通过创造性的方法改变自己的命运,用幽默与深深的悲伤和绝望混合出各种奇妙的化学反应。

比如,托斯卡纳一个风景如画的中世纪小村庄 Pratariccia 几年前以 310 万美元的价格在 eBay 上出售。

在人口仅有 530 人的塞利亚市,市长签署了一项禁止在他的城市死亡和患病的法令,最近,他又开设了一个冒险公园来吸引游客。

著名的天空之城——奇维塔曾因贫穷而被遗弃,但因为靠近罗马,被崇尚时尚的罗马人和寻找浪漫的外国游客给拯救了,许多人会在夏天或周末来此度假。

看来,贫穷似乎激发了人们的想象力。但是,想象力有时也是失控的。

阿夫里科是意大利最贫穷的小镇之一,它位于靴形意大利的脚趾头上,属于历史上就很贫穷的南部地区。但依山傍海,森林资源丰富。

小镇三分之一的居民年龄超过 55 岁,几乎没有商店、企业和工厂,失业率高达 40%,而少数有工作的人平均工资是每年 1.4 万欧元 ( 约合 10 万人民币 ) 。

在阿夫里科,想要养活自己,只有三个选项:给政府打工,移民,以及加入黑手党。

意大利最大的黑手党是光荣会,他们的主要活动是交易可卡因,每年营业额可达数十亿欧元。而阿夫里科则是他们的主要据点之一。

2014 年 8 月,由于黑手党的渗透,意大利政府解散了镇议会,由来自罗马的三名公务员组成委员会,代替市长来管理这个镇。

其实,这在 2003 年也发生过,那次解散后,过了四年才恢复正常的民主,但似乎并没什么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