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G7通过新的税收协议,对中国和新西兰有何影响


内政部长Nanaia Mahuta今天说,新西兰驻印度初级专员公署(英联邦国度之间互驻的初级专员公署,相当于驻在非成员国的大使馆)一位长时间办事的雇员因感染新冠逝世。 Mahuta说,逝世 坐着豪车参与学校舞会根本上算是新西兰青少年的成人礼了。但是关于Eden Park运动场四周对噪声敏感的邻居来讲,孩子们下车时的吵闹行动真实是太过火了。 Auckland Girls Grammar School的先

周末的新闻是在伦敦的G7会议上,美、英、法、德、日、意、加 7国通过了新的税收协议,其主要内容是:

* 跨国公司需要在其具体运营地对本地营收向当地政府缴税。

* 以国家为基础,最低公司税率为15%。

全球GDP最大的10个国家是上述G7国家加上中国,巴西和印度,所以这个新的税收协议非常有可能在所有的38个OECD国家推广,这包括新西兰,随后可能扩展到全球。

315362120900868

图片源自Henry Nicholls/Reuters

这个协议的第一点,是要让税收回归营业来源地,这对于网络服务巨头,影响比较大。在过去的很多年里,互联网巨头的国际运营获得了全球大部分相关业务,但又不怎么在当地缴税。相比实物和其他服务,这些互联网服务更容易跨越边境,实质性地从全世界各地抽取了原来属于本地的税收,这些税收要不就进入股东腰包,要不就是变成在了在互联网巨头的税收总部(和实际总部不同)所在地缴税,这些税收总部通常是设立在某些税收特别优惠的地区。这让缺乏互联网巨头的国家很受伤,比如欧洲和澳新等。这当然是不合理的,消费地的税收直接流失了,获利者基本是集中在美国,欧洲对此颇有微词,在过去的若干年里欧洲一些国家一度推出数字服务税对美国互联网巨头征税,美国也以关税手段作为报复。所以这次通过的第一个协议,本质是美国的一个妥协。

协议的第二点是15%最低公司税,这个是为了防止某些地区的特定税收优惠,这些地区很多是在欧洲的小国和一些岛国。G7通过的这个协议,如果最后成为全球标准,那么全球的跨国企业可能会把税收总部和运营总部合一,这是非常有利于美国的, 数字服务的跨国公司中美国占比最多,这些公司可能会直接把税收总部回归到美国总部。当然,各国政府在疫情期间印了很多钱,所以对于税收征管的加强是非常自然的。对于这2个协议,欧美各自有各自的算盘。

对新西兰来说,恐怕会是利多于弊。新西兰既没有什么大型的互联网服务公司,又因为公司税率高所以也没有什么国际总部设立在新西兰。新西兰本地有一些小型的国际网络服务公司比如XERO会计,估计可能会需要思考下怎么处理。至于传统行业的跨国企业比如恒天然这类,原有的税收监管已经非常成熟了,基本就没有什么影响。表面看起来,G7可能会统一把最低税收设立在15%,这要比新西兰原来的公司税收低不少。但如果本地服务本地缴税的话,新西兰也没有太大动力需要更改原来的税收体系来吸引跨国公司,毕竟之前很多地方的税率比15%还要低。当然新西兰估计要看澳洲怎么走,如果澳洲变15%,新西兰很难维持高税率不变。

对于中国而言,影响不大,分内外2部分说。

对外,中国的互联网巨头还没有如同美国那样扩展服务到多国。即使有的话,也是和具体本地服务有相关联系,比如银行和物流等,都已经在当地被监管。国外巨头也没有能很好地进入中国,相关影响基本上没有。但最低税率15%则是会击中中国存在各种地方税收优惠,比如高科技行业的减免等,估计未来中国最终还是会加入这个体系。

对内,我们会看到诸如阿里系、腾讯系等,对全国不同地区服务,但税收和就业却是在少数具体城市比如北上广深和杭州。这造成了广大的2、3、4线城市和村镇被这些巨头吸血,这些巨头的所在地也自然成为了房价和人才流入的高地,如果国内的部分也这样税收属地处理的话,会对房价和其他产业分布产生长期影响。不过,这种处理会形成巨大的执行成本,历史上也曾发生过各省割据阻碍经济整体发展的事情,相信短期内中国不会有什么这类内部动作。